读书网 > 定河山 > 第五十九章 罪臣之后

福彩3D开奖结果

  被这个家伙一说,那个侍卫反倒是也犹豫了起来。他是骑兵军官出身,后被选拔到宫中担任侍卫的,对于良马的习性并不陌生。虽说眼下这匹显得骨骼有些纤细,明显不是能负重的马,在他眼中远不如党项马和契丹马,更加适合作为需要身披甲胄骑兵使用的战马。

  但他也知道,这个家伙说的没有错。原本已经下了决心拼死一搏的他,被这个家伙一番劝说,反倒是有些犹豫了起来。不过在他眼中,这匹马不管是什么好马,都不如黄琼这个皇子一根头发重要。

  让这个侍卫犹豫的是,自己这一去万一真的将这匹马的烈性在一次激起来,那么搞不好这位河间郡王,真的就陷入危险了。出身骑兵的他,毕竟也算是识马的人,马性还是知道和掌握一些的。

  好在场上的情况,并没有让他犹豫多久。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那边的那匹发疯的马。也许是感觉到自己折腾够了。也许是想尽办法都没有能够把背上的人折腾下来,接受了失败的命运,逐步的安静了下来。

  只是这匹马安静了下来,黄琼尽管因为不敢使用功夫,只能硬抗而浑身充满了酸疼感。但担心这匹马再一次突然的发疯,却依然不敢撒手。就算这匹马现在讨好一般的在舔着他,因为疲惫过度已经无力抱住马颈的手,他依然不敢松手。

  直到那个惹事的家伙,见到这一幕之后赶过来道:“主子成了,这匹马您现在就算赶他走,它也不会走了。人挑马,其实马也在挑人。烈马就犹如烈性人一样,向来只服强者,更是从一而终。您驯服了他,今后就是它终生唯一的主人了。这匹马,别人再无骑上去的可能。”

  说罢,走到这匹马前,摸了一把这匹马肩胛骨上流出的汗,手伸到黄琼面前展开后,一片像是掺了水血液一样的红色,展现在黄琼面前后才道:“恭喜主子,得到了一匹极为难得的汗血宝马。”

  “这匹马就是《汉书》所说,被汉武帝称之为天马,选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倾国之兵,远征西域所得的大宛国天马。原本这种马在汉唐时期,中原地区还是不少见的。但自前唐中期西域先没于吐蕃之手,后又被控于回鹘使得丝路断绝,这种马便在中原地区绝迹了。”

  “前淮阳郡王在远征青海时,曾经得到过一匹汗血马后裔。只不过那匹马不是纯正的汗血宝马,而是与吐谷浑马杂交出来的马,血统早已经混杂不堪。可即便这样,那位淮阳郡王也视若珍宝。你这匹马可是纯汗血宝马,而且从牙口来看,正是三岁刚刚成熟时期。刚才想必它不是受惊,而是这种天生的马王,对与周边它眼中的劣马天生的排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至少这匹马的父辈应该是西域草原上的马王。所以它从出生,就自带着天生的傲气。只不过不知道这匹马王,怎么会沦落道马贩子的手中。据我说知,一般这种马一向是回鹘可汗首选坐骑。”

  听完这个家伙的这番话,黄琼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实际上,眼下浑身酸痛之极的他,也没有什么精力去和这个家伙讨论什么。只是吩咐贾权去找老板,将这匹马买下来之后,便不在言语。

  此时那个早就吓得浑身直哆嗦,只盼着将这匹动不动就尥蹶子的马早日出手,那里还会讨价还价?贾权不仅没有费什么事,便以一百贯的价钱买了下来,还轻松的套出了这匹马的来历。

  原来眼下控制西域西州回鹘,正与东进的喀喇人作战,整个西域草原上到处都是战火。这匹当时还是幼马的马,流落在草原上被这个马贩子给捡回来的。只是这匹马随着年岁增长,性子越来越烈。

  别的马不仅不能共槽,甚至到它身边都会撕咬,没办法也只能牵过来卖掉。只是他来到京兆府已经半个月有余,别的马都已经卖掉,唯有这匹因为没有人能够靠近,所以才一直没有卖出去。而且京兆府的这些达官贵人,买马回去主要是拉车或是用来骑乘。

  这些人买马的时候,都唯恐马的性子烈。这匹马又是这么一个表现,更是没有人会买。今儿甚至还发起疯来。如果不是黄琼出现,让这匹马伤了人或是其他的马,他这次千里迢迢从肃州赶来贩马,非但不能挣到钱,搞不好还要吃官司。

  如今恩人想买,他已经是千恩万谢了,那里还敢要高价?相对于这位感觉到自己很侥幸的老兄,黄琼一行人就很不好了。被马颠得一身酸痛的黄琼,尽管天色还早,但已经无心在继续逛下去。让贾权雇来一辆马车,上了马车一路回府。

  回到府中,黄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那个想要请罪的家伙,尽快的让那匹青海骢恢复,他等着用之后,自己在赶过来的李海搀扶之下,一头钻回了自己的卧室。将李海打发走,黄琼忙不迭的放下床上的幔帐,运功缓解满身的酸痛。

  只是等到黄琼从入定中清醒过来,走出自己的卧室,才发现那个惹事的家伙,正跪在自己卧室的门外。贾权站在一边,正在无可奈何的劝说着。见到这个家伙跪在自己门外,黄琼皱了皱眉头,让贾权将他带到书房。

  进了书房,见到这个人又跪了下来,接过李海递过来的茶后,黄琼淡淡的道:“你要是真的自认为自己奴才,那就在这里跪上一夜吧。既然不是当奴才的人,就不要动不动就下跪。你之前的傲气那里去了?”

  黄琼这番话音落下,这个家伙却没有理会贾权要把自己搀扶起来的举动。而是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眼中含着泪水道:“国朝罪臣之子宋之唤,今天一时不查竟然至王爷于险境。虽然王爷宽宏大量,但实在是罪责难逃,还请王爷重重责罚。”

  对于这个叫做宋之唤五味杂陈的回答,黄琼轻轻抿了一下手中的茶后,才放下茶盏道:“罪责难逃?本王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罪?你让本王今儿得了两匹好马,本王应该重重赏你才是,何来罪责一说?宋之唤,你要是真的这么做,你看错了本王,也看轻了你自己。”

  说罢,黄琼挥了挥手让李海退出去后,站起身来走到这个宋之唤面前,亲手将他搀扶起来后道:“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能没有傲骨。看你应该是一个读书人出身,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本王虽说不知道,你一介读书人为何会沦落被贩卖为奴的地步。”

  “但本王有句话还是要说的,不仅是送给你,也是送给贾权。人活一世,不可能像裁缝店里面量体裁衣。世事时常艰辛,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遇到。但无论遇到再大的困境,也只要守住自己的心。还是那句话,人不可以有傲气,但是不能没有傲骨。”

  “你本就不是做奴才的人,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许是世事无常。你曾经守住过心,本王也希望你这颗心能够继续守下去,千万不要随意弄丢了。你卖身为奴,本就已经辱没自己的心了,又何必动不动就下跪?本王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虚礼。”

  也许是这段时间卖身为奴的生活,受尽了艰辛和屈辱。黄琼这番话,让这个宋之唤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中有压抑不住的屈辱和不甘,更多的是还有对这个世道的质问。听着他的哭声,黄琼与贾权相视无言。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一点黄琼很肯定。

  一番大哭,将心中的艰辛哭出来后,宋之唤再一次跪在黄琼面前,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道:“请王爷,为之唤一家伸冤。之唤父亲实在死的冤枉,却无处鸣冤。如果不是遇到王爷,之唤现今还不知道会受到多少的侮辱。”

  宋之唤的这个举动,黄琼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道:“你无论要想本王为你做什么,你都要站起来说。因为一个人如果跪久了,就不知道直起腰说话是什么感觉了,本王不希望身边出现动不动就下跪的人。”

  看着黄琼说这番话时候,面无表情的神态,宋之唤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了起来:“王爷,之唤乃是前肃州群牧监四品都知监宋问之子。家父为人清廉,从未做过任何有违朝廷律令之事,却不成想被人诬陷盗卖军马与党项人。”

  “天可见,党项人本就以游牧为生。虽说朝廷一直控制着起牧民放牧马匹数量,每户牧民放牧马匹不得超过三十匹。超过三十匹,朝廷便没收充公或是强制卖到汉地。可即便是这样,党项人又那里会缺马?说家父向党项人贩卖军马,这不是空口白牙诬陷又是什么?”

  “肃州地处陇右与青海、河西走廊交汇之处,无论是北面的党项人,还是西南的吐谷浑或是吐蕃诸部,西面玉门关外的回鹘人都是游牧为生,没有任何人缺马。就算他们放牧的马匹并不是战马,可群牧监的马也一样还不是战马。”

  “群牧监,只是朝廷设在青海、陇右地区,用来繁育马匹供军用的衙门,本身并没有将幼马转化为战马的能力。我大齐朝定制,各群牧监只负责繁育供应马匹。将马匹**为战马,那是兵部的事情。各群牧监虽说归枢密院管辖,可毕竟是一个文官衙门。”

  “群牧监的马,与周边各个土著部落所放牧的马,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党项人跑来群牧监私下买马,他们难道钱多的没有地方花?虽说肃州马场的马,是以党项马和吐谷浑马杂交出来的,比一般的党项马要好一些,可也没有好太多。”

  “只是在某些方面的适应性,要比党项马好一些。耐力上,也略好于党项马,但不如北辽使用的契丹马。这种马,党项人买回去除了少量可以配种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家父私下贩卖马匹给党项人,不是无稽之谈又是什么?”

福彩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