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青楼 > 第21章 十万买处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开奖直播

  怎么这么快又要接待客人了?

  自从昨晚之后那个公子的身影,他的话就一直在我心里打转,挥之不去,现在哪有什么心情接客人。

  “好自为之!”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叫我如何好自为之?

  “嗯,姐姐,您放心吧,我会的。”

  我悠悠的回答到,心里仍然挂念着那双斜飞如墨的双眉以及那对炯炯有神的双瞳,他昨晚为什么花了一万两银子却只是看我喝酒却什么都没有做?

  见我非但没有兴高采烈的感谢她,反倒懒懒的态度,崔忆水微微皱了皱眉,语气有些粗怒:“四娘,你这样子可不行,愁眉不展的。客人来这里都是找乐子的,如果晚上你还是这样客人可就要生气,到时候别怪妈妈我狠心罚你。”

  一旁站着的玉儿见崔妈妈不高兴了,乖巧的帮我辩解着:“妈妈,小姐刚起来时有些头痛,想是有些伤风了才这样懒懒的,妈妈放心待会奴婢去煲碗祛风寒的药给小姐喝了就好了,绝对不会耽误晚上的接客的。”

  听了玉儿宽解的话,崔忆水这才舒展了眉心,灰灰道:“若是身体不适,赶紧的治好才是,你现在上床好好休息,玉儿快去煲药。吃了药再休息半日,养足精神晚上才有好气色,客人才高兴。我走了,你到床上好好躺着,傍晚时我再过来瞧瞧你。”

  说完又扭着她的小细腰大步走出房门,醉红楼唯一不用走细碎步就只有她,所以平时很容易就能辨认出她的脚步。

  见崔忆水走远了,玉儿才呼口气小声说道:“小姐,您怎么了,昨晚起就闷闷不乐的样子?是程金皓惹恼您了吗?”

  “程金皓?你说他叫程金皓?那他跟姚府什么关系啊?”

  我很是惊讶,从床上弹起来问道。

  “程金皓是姚二公子姚如风老婆程金枝的胞生弟弟,是宣王爷的小儿子。他家是金陵城的首富。”

  玉儿像是很了解金陵城中情况似的,问什么她懂什么,毕竟是自小在金陵城中长大,见识也比我广些。见我反应如此之大,玉儿反是有些不解。

  “这就难怪了。”

  那怪那天放火那天他会挡在厨房门口又这么熟悉姚府侍卫的查询习惯,还那么熟悉姚府,原来他是那个泼妇的弟弟。

  “什么难怪?”

  玉儿水灵灵的双眼波光流动,对我关心备至的她很好奇我的话。

  “没什么,我去床上躺躺,你给我炖点提神的糖水吧。”

  “是,小姐,您好好休息,奴婢炖好了再乘来您。”

  玉儿乖顺的退下了。

  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反倒有些不忿。

  其实我现在有什么不好呢,有丫环服侍着,还有大批男人仰慕,出头之日指日可待,为什么我还是闷闷不乐的呢,难道一个程金皓我就要放弃这种生活,再度去当个丫环或是流浪街头的乞儿?

  不,我发过誓这辈子绝对不能那样过。再说他一个堂堂贵公子,哪里知道我的苦处,一个锦衣玉食从来没有吃过苦,不知人间疾苦的人根本没有资格那样高高在上的教训我,如果他到了我今天这地步,他未必就会做得比我好。今晚是个大好机会,我一定要将我的美丽展示给全城的人看。

  心下打定了主意,人也宽慰些了,反而有些期待今晚的酒席。

  突然脑中浮过古为乐的那句话,没错,怪我是个妓女,但就算我是个妓女,我也一定要让每个来过的男人都忘不了我的美貌,我也要让所有的男人都臣服在我脚下。世上负心汉最多,有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况且来逛妓院的,有几个不是妻妾成群还要来沾花惹草的,为什么偏偏女人就要从一而终,为什么世上只标榜女人要洁身自好,他们男人却朝三暮四不知检点!贞节牌坊该留给男人自己去建。

  心中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想要狠狠报复那些专为女人立牌坊的男人。

  “好自为之”这句话应该留给他自己,如果他能好自为之,昨天为什么来逛妓院,为什么还要买下我的初夜!

  如此思来想去,心中更是为自己的不忿找了好依据。

  晚上,就让我好好“服侍”这些身为君子的男人吧!

  带着诡异的笑容,我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月光柔和的照射进房中,投射在金色铜镜上,铜镜中印照着一位娇媚的女子,她眉不描而黛,水光灵动的杏眼微微上翘,流露出几分骄矜,丰厚性感的两片红唇,分外的妩媚动人,真比西子还胜三分,比昭君多生七分情。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满意的点点头。再低头看看这一身打扮,紫红色的云英衣裙,将肤色衬得更加娇嫩白皙;故意拉高的束胸,将身材修饰得更家美妙修长,前凸后翘婀娜多姿。轻轻转个身子,衣裙摆动仿佛开在尘世的一朵娇艳美丽的鲜花,心情也跟着飘荡起来。

  一旁站着的玉儿先是嘻嘻笑着,转而又叹息道:“小姐今天好漂亮,一定能吸引全场公子的眼光的。只可惜啊,小姐只有一个若是到时候公子们为了博红颜一笑都在台下打起来了,那可如何是好啊?”

  我好笑的转过脸,伸出手在玉儿额心轻轻一点,怒笑骂道:“你个鬼灵精,那些公子哪里就有你说的这般猴急了,还敢拿小姐作乐子,该打!”

  玉儿低声嘟哝道:“小姐不信,待会看您还信不信。”

  还想再说些什么,崔妈妈已经来到了门口。

  只见她面似芙蓉,肌骨盈润,头上只用一只玉簪子挽着个松散灵巧的龙凤髻,龙凤髻里又插了些铃铛珍珠,在发间盈盈闪烁,柳眉黑黛,唇红齿白,长长睫毛下一双丹凤眼闪动着光良,仿佛天上的星星。身上却是穿金带银,按理说她是醉红楼里最资深的老女伶了,应该知道怎样的装扮适合自己能彰显自己的美貌,怎样的却能糟蹋自己,但是今天她却将本是天仙般的容颜打扮得十分俗气。

  一见我,她便咧嘴满意的点头笑道:“真正的美人啊,我就说整个金陵城四娘你是最美的,果然,不打扮已经胜人几筹,这一打扮起来把全城人都比下去了,连我崔忆水站在旁边也是成了绿叶了。”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