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青楼 > 第24章 美男子 2

甘肃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我轻轻点了点一旁早已笑开了花的玉儿的眉心,半嗔半喜道:“小鬼灵精!”

  玉儿吐吐舌头,小脸泛红,踱步到窗前,似乎陷入深思之中,半天才开口说道:“世上女人的美丽都有些许评判的标准,小姐,您说男子的美有没有标准呢?”

  看她思考了半天以为是什么要紧事,才听她问我美男子的标准,我不禁噗嗤一声,笑道:“刚才看你对美妍那么了解,还以为你现在要说什么新的见解呢,原来是少女思春呢!竟想起了男人的”美“。”

  玉儿对我的取笑不单不羞,反而望着我淡定的说道:“玉儿才不是思春!只是玉儿想这世间那么多形容女人的美的诗词歌赋,为什么偏偏没有形容男子的呢?难道这自古以来的男子都奇丑无比就没有美男子可供人去写的吗?”

  我心中一惊,玉儿坦荡得不带任何杂念的神情以及她仅仅是单纯的一个疑问,反倒让我羞愧自己的污秽之心。

  “怎么会没有呢,古来今往史上出名的美男子也还是很多的啊。”

  玉儿听我这么一说,漆黑的眸子闪动着鲜亮的光彩,惊喜的跑上前来问道:“是吗?那都有谁啊,美男子也有评价标准的吗?”

  我抚摸着她的小手,柔柔的说道:“古代美男子很多,公认的就有潘安、宋玉、兰陵王、卫玠四大花样美男,描写他们的诗句也特别多。”

  玉儿眼光越来越光亮,一双期待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我,兴奋的抛出一大堆问题:“都描写得他们怎么样啊?小姐,那您觉得美男子是怎样的呢?也都是他们那样吗?”

  我好笑的摸摸她的小脑袋,缓缓道:“别急,你听我一一给你解答。”

  “关于美男子的标准的诗句,早在汉代的乐府诗(陌上桑)中就有提及:为人洁白晰,鬓鬓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我觉得古往今来最帅的还数魏晋时的嵇康,他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见过他的人都叹息道:”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最重要的是人品学问都好,他博览无不该通,也有很高的音乐修养,且视权贵如粪土。”

  我悠悠的解答的玉儿的问题,仿若在品一壶好茶般,细细数略着美男的各种“美”,各种“好”。犹如话中美男正立身站在眼前,令人煞是想往。所谓授人玫瑰手有余香嘛。

  正当我想要接着说下去时,突然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听得正上瘾的玉儿扭捏着有些不情愿的去开门。

  “门外我就听见什么音乐,权贵,粪土的,怎么,妹妹们想要转行学那农民挑粪下田谋生不成?”

  只听见天籁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声音怕是用出谷黄莺来形容都嫌侮辱了她,只是她最爱耍嘴皮子逗人乐,若用出故黄莺来形容她的声音,又嫌侮辱了那清脆的黄莺。

  “原来是落雁姐姐啊,怎么不进来坐呢,只学那些讨厌鬼般在问外偷听!”

  “哈哈……谁要偷听你们小丫头片子说话了,我只不过是恰巧路过听见妹妹们在讲什么美男子,道是妹妹们在思念哪个美男子呢,所以停下来想给你们意见参考参考嘛,怎么就成了讨厌鬼了?”

  话刚讲完只见一个,肌如凝脂,齿如碎玉,峨眉方额,樱嘴桃腮,凌波微步,飘忽若神的女子踏着细碎步,面带笑容翩翩而来。

  此人真是落雁,醉红楼四大老鸨之一。

  再次声明,称她们做老鸨并不是真的“老”,只是她们负责老鸨该负责的接客待客,管理妓院的任务,所以才叫声“老鸨”,其实这四大老鸨不过二十五六年纪,个个都年青貌美。

  这落雁是四大老鸨中最开朗活泼又爱笑的人,像所有爱笑的人那样,她们自己笑了也想让别人都跟着笑,所以她特别爱讲笑话逗人去笑;她也是气度最大的一位,任你怎么惹她,她自有不怒的本事,也不跟你计较。所以,醉红楼人人都喜欢她也愿意跟她亲近。

  见到她我自然也是非常喜欢的,整个醉红楼她是给人最没有距离感的人,我拉着她那双芊芊玉手就往茶几边的凳子上坐:“玉儿快上茶!”

  玉儿对这位老鸨姐姐也是很喜欢的,她早就忘记了先前的不快,高兴的跑去沏茶了。

  落雁一双似水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笑笑问道:“刚刚听妹妹们讨论美男子,不知道妹妹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

  “我?”

  落雁这样一问,我脑海中突然浮现那个双眉如剑斜飞,双眸深黑漆亮炯炯有神,英俊潇洒,玉树凌风,嘴角却挂着那惯常的冷漠表情的程金皓的样子。

  停,停停,我怎么会老是想起他呢,我拼命的摇摇头:“姐姐呢?妹妹见过的男子也不多,还是听听姐姐的看法。”

  这时玉儿也沏茶回来了,一听见我问落雁姐姐对美男子的看法,她赶紧跑来就蹲在脚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的盯着落雁,就等着她说答案。

  落雁也不推迟,思索了片刻便说道:“前人我就不必说了,那些人都已经过世了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没有过世的也都七老八十称不上美男子了。要说还是说说我们金陵城吧。”

  落雁顿了顿,端起茶杯吹吹热气,轻轻抿了口茶,呼口气,才接着说道:“我们金陵城男子美的也不少,但今天我只挑精的只跟你说说那五位风流才子吧。”

  还没等落雁讲完,玉儿便紧接着问道:“落雁姐姐不是说美男子吗,怎么又扯到那五位才子身上去了?”

  落雁并没有责怪玉儿打断了她的话,反而笑笑摸摸玉儿的小脑袋,笑着说:“你们刚来,也不怪你们不知道这底细。我们金陵城的五位风流才子不是以才命名,而是以色命名的,皆因他们肚子里有些墨水,又风流不羁且都长得极其俊伟不凡,所以才叫他们一声”风流才子“的。”

  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笑笑,“这五大才子中啊,就有两位你们小姐是认识的,而且渊源不浅。”

甘肃快3开奖结果pg999.net